Show More

英国和欧盟,本来就是一对露水夫妻

2022年1月14日
By adhuang
0 Comments
Post Image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欧盟、申根协定和欧元都被视为20世纪人类政治文明的重大成就。即使对现代政治极为挑剔的人,也很难否定欧洲一体化的正面意义。

尽管欧洲一体化的本质是区域集团化,在某种意义上与全球化有所冲突,但仍可算是全球化的一部分,二者亦相互推进。而且因为先于全球化推行的缘故,欧洲一体化为全球化进程提供了诸多借鉴。

欧洲一体化似乎进入了死胡同

我们如今所熟知的欧盟,于1993年伴随《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正式生效而问世。

它最早源于1951年成立的欧洲煤钢共同体,1967年,欧洲煤钢共同体与欧洲原子能共同体、欧洲经济共同体合并成为欧洲共同体,二十多年后又发展为欧盟。

当欧元于上世纪90年代正式启用时,许多欧洲人激动万分,认为自己见证了人类历史上的伟大一刻。

但在这一连串的进程中,英国始终与之保持距离。其实自19世纪晚期以来,英国就一直奉行对欧洲大陆事务不干预政策,被称为“光荣的孤立”。

尽管早在1946年,时任英国首相的丘吉尔就曾提出“欧罗巴合众国”概念,英国亦于1948年参与签署《布鲁塞尔条约》这一共同防御协定,但在欧洲一体化正式启动后,英国曾长期缺位。

1951年的“欧洲煤钢共同体”、1957年的“欧洲经济共同体”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英国均未加入。直到1973年,英国才在时任首相希斯力主下加入欧洲共同体。

此后四十多年里,英国一直上演“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戏码。

英国脱离欧盟_英国为什么要脱离欧盟_英国脱离欧盟新闻

就在加入欧共体的那一年,中东战争爆发,随即引发的石油危机严重冲击了欧洲经济英国脱离欧盟新闻,许多英国人立即产生脱欧想法。1975年,时任英国首相威尔森发起脱欧公投,但67%的投票者选择留下,脱欧未成。

这次公投的结果并未缩窄英国与欧洲一体化的距离,英国始终未加入欧元区和申根协定,坚守自己的英镑与国界。英国这种近乎固执的“疑欧”情结,显然与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过往辉煌与自治传统有关。

曾经掌控大半个世界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创造了维系现代社会的各种基础架构。深信“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他们,似乎从不甘心在任何一个系统或组织里失去掌控权,就像当年罗斯福所言:“英国在任何一个自己不占据领导地位的俱乐部里,永远都是不舒服的”。

也正因此,英国始终与早早被法国和德国掌握话语权的欧盟若即若离。

但这也许并非主要原因,我始终深信一点,正因为盎格鲁-撒克逊人有着这个地球上首屈一指的自治能力(曾经的辉煌与对现代社会文明的贡献均基于这种能力),他们往往有着更好的预判。而脱欧公投也许基于这样一个预判:无论是欧洲一体化还是全球化,似乎都进入了死胡同。

在这种思潮之下,脱欧公投的结果似乎并不重要。1975年的公投结果便是脱欧思潮妥协于实用主义,这次也许依然如此。

“疑欧”的英国人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化就已成为一种时代特征,并逐步超越经济,深入至政治、法治、文化和科技等领域。它是那般深入人心,几乎如吃饭喝水般让人习以为常。

仅举一例,在中国各级政府官员的讲话和报告中,这个词的出现频率极高,即使是乡镇官员也可以将本地经济发展与全球化挂上钩。

英国脱离欧盟_英国脱离欧盟新闻_英国为什么要脱离欧盟

但一个词沦为官方话语的“背景板”,必然意味着它遭遇了很大程度上的曲解或误判。全球化带来的并非只有进步和繁荣,当它的负面效应显现时,人们往往会无所适从,它隐含的煽动性更是一种文化侵蚀。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全球化进程便与反全球化现象并行。具体到欧盟,则是许多欧洲人对于超国家机构存在不信任,欧盟如此,所谓全球化亦如此。

欧洲一体化的最初动因,是因为二战后欧洲地位的急剧下降,使得各国产生了共同利益,人们希望告别那个分裂的欧洲。但也恰恰是一路高歌猛进、被视为人类政治文明史上巨大成就的欧洲一体化,在全球化日益加深的过程中出现了种种逆反。

无论是如今的难民危机、恐袭危机还是此前的欧债危机,本质上都是全球化进程中无可避免的危机。倾向留在欧盟的卡梅伦之所以甘冒风险推动全民公决,其用意除了为英国争取利益,也希望促使欧盟改革。

去年11月,卡梅伦曾就英国留在欧盟开出四大条件,其中包括维护非欧元国家的利益,允许英国不参与欧盟政治一体化进程等,此外,维护欧洲单一市场的完整性,限制进入英国的移民,限制欧盟移民在英国领取就业者福利的权益等,其指向也不言而喻。

欧元作为欧洲一体化最重要的两大成果之一,从诞生之初似乎就带有强制色彩。根据《里斯本条约》,只有丹麦和英国拥有永久不加入欧元区的权利,其他尚未加入欧元区的国家均有义务在未来使用欧元代替本国货币。英国一方面希望与欧洲大陆保持距离,不被欧元所绑架,另一方面又担心经济一体化导致英国利益受损,因此强调欧盟货币的多样性应该得到保护。

但从英国当年选择永久不加入欧元区,并以法律形式将之固化时,就已与欧洲一体化的终极目标相悖。欧盟的另两个大国——法国与德国均曾表示不能容忍英国对欧盟条约挑肥拣瘦,指出英国不能期望在拥有二十多个成员国的组织里“随意挑选自己想要的规则”,也基于对这一终极目标的维护。

从这一点来说,自撒切尔夫人执政以来基本坚持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对市场监管程度极低的英国,似乎与欧盟确实存在着分歧。

在许多英国人(尤其是保守党阵营)看来,欧盟若想一改停滞不前的局面,重整欧债危机后的涣散人心,唯一办法是重振经济,而重振经济的法宝则是更深入的经济自由化。

英国脱离欧盟新闻_英国为什么要脱离欧盟_英国脱离欧盟

而在自由的单一市场之外,欧盟不应对各国政治、社会事务有过多插手。

这种强烈的自由主义色彩,在欧盟内部不乏认同,近年来更因形势所迫,以财政紧缩和量化宽松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已在欧盟通行。

但主张“社会欧洲”,希望欧洲一体化不仅涵盖经济领域,也要涵盖社会福利、劳工保护、环境保护等社会层面的德国与法国,显然不会赞同英国的思路。

这种分歧同样有着历史渊源。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欧洲一体化迎来大跨越,标志欧盟诞生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便已含有“社会宪章”,确立社会联盟为欧盟三大支柱之一。

当时的英国保守党政府已然强烈反对,并以保留不参与社会联盟的权利为条件之一批准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直到布莱尔领导的工党政府上台执政,才签署《社会宪章》并将其纳入英国国内法。

另一个曾受英国人质疑的条约是《罗马条约》,它提出了欧洲一体化的终极目标,涵盖经济、政治、社会、司法、外交和防卫等领域。这一终极目标的实现,无可避要涉及国家主权的让渡,超国家机构权力的增强,最终甚至会诞生“欧罗巴合众国”。但这种在欧洲大陆不乏认同的理念,在英国却备受质疑。

反对英国,就像五十步笑百步

到底应不应该脱欧,英国内部已经打了无数嘴仗。

如今再从经济角度探讨英国脱欧可能带来的利益和风险,已是老生常谈,这里仅列几个数据:一旦脱欧,英国可以省去每年接近100亿英镑的欧盟预算摊派费,加上健全的金融和法律体系、比多数欧洲国家更低的企业税、灵活的就业市场,均可称优势,但英国对欧盟出口占总出口额的一半,为五百万英国人提供就业机会。各种利弊,实在难以平衡。

英国脱离欧盟新闻_英国为什么要脱离欧盟_英国脱离欧盟

相比之下,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或许更为迫切。例如移民问题,英国人的所有举措似乎都与欧盟引以为傲的成果相悖,欧元如此、申根如此,移民问题同样如此。英国人所希望的限制移民,恰恰威胁了欧洲一体化的另一巨大成就——人口自由流动。

在支持自由流动的人看来,欧洲能够在两次世界大战后痛定思痛,进行一体化实践,堪称欧洲精神的复归,默克尔就曾说过“自由流动原则没有可协商的余地”。

可是,在难民危机日益凸显,恐怖袭击持续不断的当下,自由流动已被视为对欧盟安全的巨大考验,更加大了欧盟内部的离心力。即使是在难民问题上最为开放的德国,也被迫重启边境管制。各国陆续启动的边境管制,被视为对申根协定的极大破坏。

在这种情况下,反对英国就如五十步笑百步。有英国网友称“欧盟已经变成一个巨大的难民营,我们不该留在那里”,这话在欧洲大陆同样会有共鸣。

今年3月25日至4月8日,一次针对英国以外的欧洲各国的民调显示,如果有机会投票,45%的受访者希望能像英国那样就是否留在欧盟亲自进行公投英国脱离欧盟新闻,而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如果获得这样的机会,将选择脱离欧盟。其中,意大利和法国受访者倾向脱欧的比例较高。

同时,伴随着欧债危机、难民危机和恐袭危机,极端民族主义已经进入欧洲主流政治舞台,以民意为武器,反对欧洲一体化。如德国反欧元、反移民的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已进入八个州的议会,意大利“五星运动”已成为该国第二大政治力量,并表示希望退出欧元区,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更是反欧元的先锋。

当然,从现阶段情形来看,在欧洲大陆的欧盟国家里,脱欧思潮并非主流,人们更多只是对欧盟近年来的拙劣表现表示不满。也正因此,即使是脱欧情绪高涨的英国,也有许多呼声,认为英国应该站出来挽狂澜于既倒。

前英国首相戈登•布朗就在《金融时报》上撰稿,称英国应该领导欧洲而不是离开欧洲。他的观点同样源于全球化,认为“在一个越来越互相依赖的世界里,英国必须在我们渴望的自治和我们需要的合作之间找到平衡。”但这个愿望的实现谈何容易?

“留欧派”也非一块铁板

英国脱离欧盟_英国为什么要脱离欧盟_英国脱离欧盟新闻

有意思的是,公投前夕的英国已被分为脱欧和留欧两大派别,脱欧派当然与欧洲一体化乃至全球化背道而驰,但留欧派却也并非铁板一块。

这其中的变数是苏格兰人和北爱尔兰人。2014年9月,苏格兰举行独立公投,最终以45%赞成、55%反对的投票结果未能过关。但苏格兰民族党在这一过程中凝聚了强大人气,在去年5月的英国大选中,苏格兰民族党一举拿下了苏格兰地区59个国会议员席位中的56个,成为英国国会第三大党。

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的领导者亚历克斯•萨尔蒙德已经放言,如果英国不顾苏格兰反对而强行退出欧盟,将重新推动苏格兰成为独立国家,继续留在欧盟。苏格兰政府首席大臣、苏格兰民族党领袖尼古拉·斯特金也表示苏格兰民族党将再发起谋求苏格兰独立的运动。

从历史来看,苏格兰一直亲欧,甚至曾联合法国进攻英格兰。但苏格兰提出加入欧盟,其前提是独立。换言之,苏格兰人最想拥抱的并非欧洲一体化,而是能够以独立国家面貌存在的自己,加入欧盟更多是一种利益行为,而非主观驱动。

北爱尔兰同样如此,民调显示北爱尔兰人大多同意留在欧盟。北爱尔兰地区天主教领导人也声称,如果英国选择退出欧盟,北爱尔兰便会就爱尔兰统一问题进行公投。

也就是说,以爱尔兰民族主义者为主的天主教人群更加亲欧,支持大不列颠联合王国统一的新教人群则立场分化。一旦英国脱欧,其与爱尔兰多年来在民族问题上的努力或许将毁于一旦,毕竟,北爱尔兰地区近年来的繁荣,根基在于与爱尔兰的边境开放。同时,民族主义者要求与爱尔兰统一的情绪也将再次高涨。

也就是说,无论是苏格兰还是北爱尔兰,他们对英国脱欧的反对、对留欧的支持,其本质仍是国家独立与民族主义,与欧洲一体化的“政治正确”恰恰相反。

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日前表示:“作为历史学家,我担心英国退欧可能不仅是欧盟解体的开始,也是整体西方政治文明瓦解的开始。”我并不赞同这句话,因为危机早已开启。

欧盟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在于其僵化的管理无法应对各种危机,同时,欧洲一体化与国家主权、福利政策等之间长期存在拉锯。而且,任何一种解决办法,都意味着欧盟这一超国家机构权力的增强,以及随之而来的反弹。比如欧债危机的持续发酵,原本被许多痛定思痛者视为在欧元区实行统一财政政策的良机,但这注定与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相悖。

多年来,英国的“欧洲怀疑主义”从未消失。1975年公投时,英国人选择了实用主义,但在欧盟渐渐力不从心的今天,英国人会怎样选择?即使一切依旧,下一次,英国人又会如何选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