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文强审讯细节曝光 多次询问会否被判死刑(图)

2022年1月15日
By adhuang
0 Comments
Post Image

文强在庭审现场 (资料图片)

庄永东工作照 通讯员 陈正明 记者 徐元宾 摄

在重庆打黑风暴中落马的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曾是自命不凡的“刑侦专家”。他身上的傲气是如何被打掉的?昨日,重庆市首届检察职业道德模范、市检察院文强专案组内审组组长庄永东接受本报专访文强有哪些罪行,披露了与巨贪文强斗智斗勇、直至文强低头认罪的经过。

第一次交锋

眼神交锋 文强终于低下头

庄永东,现任涪陵区检察院职务犯罪侦查局局长。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和文强“过招”。去年8月文强刚落网不久,他就接到市检察院领导的指派,奉命从涪陵赶到主城,担任文强专案组内审组组长。

“我和文强首次打照面,是一个下午。” 庄永东说,这天下午3点多,他和另外一名专案组成员,一同讯问文强。

日本战犯的侵华罪行自供_文强有哪些罪行_有屁村 文强

“我正对着文强坐,讯问了一个多小时,我没有跟他说一句话。”庄永东称,这段时间,他都在观察文强的表情和反应。当时文强坐在一个垫了软布的凳上,一点都不惊慌,面对讯问,偶尔说一句“我想一下”。

“我们的第一次对决算是用眼神交锋。”庄永东说,整个讯问期间,他和文强长久对视,最长的一次大约有一分多钟,直到文强眼神游离低下头。此后,文强很少正视他,只是有时用余光瞟他两眼。碰上他的眼神后,会立马转头。

第二次交锋

正告文强 他当即沉默不语

当天晚上9点,庄永东第二次见文强,要求文强如实交代问题。轮到文强开口时,文强口气依然很傲。庄永东当即正告文强:“你要弄清楚,你现在不是什么领导,而是我们的调查对象,你要做的是配合调查。”说得文强当即低头,沉默不语。

此后不久,文强告诉庄永东,他讲话带“官腔”,主要是养成了“习惯”。

庄永东说,过了一段时间后,他和文强之间已很“熟悉”,为了让案件得以尽快侦破,他有时也有意和文强“聊天”,让他放下抵触情绪。

文强有哪些罪行_日本战犯的侵华罪行自供_有屁村 文强

据庄永东介绍,文强落马之初,十分讲“义气”,拒谈自己的问题,也不谈同事、下属的过错。

后来,文强在基本交待完所犯罪行后,精神比刚落网时显得轻松了许多。

庄永东说,他和办案人员正是用“知己知彼”的战术,摸准了文强强硬表面下的弱点,从而突破他的思想防线。

第三次交锋

聊天突破 文强承认收“黑钱”

庄永东称,第三次接触文强时,他们终于取得了突破。当时,他与文强谈起了天文地理,还聊到古董。也就在这次讯问中,文强交代“黑老大”岳宁曾经送过他十几万元的事实。这也是文强到案后,吐出的第一笔与涉黑人员之间有经济往来的犯罪事实。

“为让文强痛快地交代完自己的犯罪事实,专案组迅速制定了一套新方案。”庄永东回忆,文强批捕当天,他们没有审文强,而是透过监控观察他一天的情绪变化。他发现,文强没吵也没闹,吃、睡都很正常,想到什么时,他还提笔写写。

日本战犯的侵华罪行自供_文强有哪些罪行_有屁村 文强

在一次“闲聊”中,文强告诉他,落网第三天,他曾在一张纸上写下“健必遭”三个字。其中,“健”就是指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彭长健。文强说,彭长健在渝中区陷得深,他知道彭和一些道上的人有染,打黑牵出他文强有哪些罪行,是迟早的事。

截至10月2日左右,审讯工作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文强供认的受贿金额已超过1000万元。

检察官眼中的文强

狡猾 见到新人就讲张君案

据庄永东介绍,文强很狡猾,只要发现审讯人员是新面孔,他开口就会说张君案,吹嘘自己的过去。

“他每次谈到将张君踩在脚下时,总会显得非常兴奋,并不时用眼神观察办案人的表情。”庄永东说,文强大谈张君案,实际是试图以此让审讯人员对他产生“钦佩心理”,进而扰乱审讯人员的思维,达到自己的目的。

为此,庄永东及时制定对策:只要文强在检察官面前一提张君,就立马打断他,不让他牵着鼻子走,让办案人员牢牢掌握讯问主动权。

日本战犯的侵华罪行自供_文强有哪些罪行_有屁村 文强

迷信 在押期间大谈“祸福论”

文强曾在武隆修了一栋别墅。有人投其所好,送了他一块石碑,碑的正面书写有“福兮祸兮”四字,立于别墅院内。此外,文强还接受过下属送给他的一个佛头。

据庄永东介绍,在关押文强的房间里,床的正上方,贴有“福兮祸兮”四个字。每当他醒来,睁眼就能看到。而落马后的文强却十分迷信,并称自己是被“福兮祸兮”碑和佛头两件礼物“霉”倒了。他曾十分沮丧地说:“我收礼啷个没想到哟,”福兮祸兮”,福在前祸在后,我今天所以栽了。”对收佛头,他更是懊恼不已称:“我当时真是昏了头,一个人头,不吉祥呀,我收下它干嘛!不是预示我要掉脑袋吗!”

对文强这种可笑的言论,庄永东正告他:“你不要把自己的犯罪行为归于鬼神,一切都是你自己的贪婪惹的祸!”此后,文强的“祸福论”也少了。

吹嘘 拿办案人姓名作诗

庄永东介绍,文强落马后,依旧喜欢自我吹嘘。

文强落马不久,有一次在办案人员面前吹嘘自己辨别口音的能力很厉害,并称只要是重庆人,听对方一两句话,他就晓得对方具体是哪里人。对此,庄永东问文强:“文强,你能听出我是哪里人?”文强沉思了一会儿说:“你应该是长寿上面,或者老巴县一带的人。”

有屁村 文强_文强有哪些罪行_日本战犯的侵华罪行自供

“错,我是涪陵人。”庄永东立马给文强纠正。文强表情尴尬,好半天沉默无语。

为展示自己能文能武,才思敏捷,文强爱拿办案人员的名字作诗,并爱“赠送”给办案人员。庄永东知道后,决定杀杀他的傲气。一次,庄永东让他以自己的名字作诗,文强抓耳挠腮,半天没作出来,而另一名办案人员很快作好,文强连称“佩服”。

认罪 与儿通话称“罪有应得”

为消除文强的抗拒心理,去年中秋之夜,专案组告诉文强:今天是中秋节,我们特许你和你儿子通一次电话。文强当时很激动,平时面部几乎看不出表情的他喜形于色,与儿子通电话时手都在抖,话刚说几句,文强不停哽咽,泪水在眼里打转。

庄永东称,在这次通话中,文强告诉儿子:你不要仇视社会,爸爸犯了错,爸爸是罪有应得。

怕死 多次问是否会判死刑

据了解,文强曾表现出了强烈的怕死心理和求生欲望,他曾多次询问办案检察官“我会被判死刑吗”之类的话。

庄永东介绍,去年11月初,文强案的侦查进入尾声。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文强两次用非常绝望的语气问他“我会不会被判死刑”。他当即回答:“法院会作出公正的判决。”文强听了神情沮丧:“我的命怕不长了……”

正如文强后来自己意识到的,他犯下的种种罪行,犹如他一次次在自掘坟墓。今年7月7日,罪大极恶的文强被执行死刑,他罪恶的一生就此终结。(本组稿件由记者 杨圣泉 徐勤 采写 重庆商报)

Leave a reply